什么?

多亏了周主任的医术过关?

此时,院长杨德福的一番话,让张宏远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若不是碍于他的院长身份,张宏远都准备破口大骂了。

尼玛~太不要脸了!

而一旁站着的唐逸飞,嘴角也是泛起了一丝冷笑,心道:这院长还真敢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呐。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杨德福。

他也是在赶回医院的路上,才接到消化科周文军给他发的短信,得知宏远集团的小公子,病重入院的消息,便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所以,杨德福并不清楚,是唐逸飞医好了张宏远的儿子。

“杨院长,若不是这位唐大夫出手相救,恐怕,我的儿子,今天就要惨死在你们医院之中了。”张宏远语气冷冷的朝杨德福说道。

此言一出,杨德福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没直接瘫坐在地上。

什么?

张家少公子的病,不是周文军给治好的?

杨德福把目光朝周文军望去,见这家伙一脸尴尬,脸憋得跟猴屁股似的,便知事情是怎么会一回事了。

于是,杨德福赶紧走到了唐逸飞的面前,满脸堆笑道:

“小唐啊,这次多亏了你啊,你可是咱们医院的大功臣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还在实习期吧?放心好了,明天我就通知人事科,把你转正的事儿,给落实了。”

看着杨院长如同演戏一般,唐逸飞不禁心中冷笑道:这只老狐狸,还真是个人精,场面话,都让你给说完了。

而听完杨德福的一番话后,一旁的张宏远,则是皱着眉头,脸上带着十二分的不满。

这也难怪,唐逸飞乃是张宏远,以及他儿子的救命恩人。

就连他张宏远,当着唐逸飞的面,都尊称其为“唐大师”。

而这个脸皮子比城墙还厚实的杨德福,竟然喊唐大师为“小唐”。

尼玛~真是草包一个!

有眼不识泰山啊!

旁边站着的周文军,此时一张老脸,已是涨得如同猪肝一般。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唐逸飞,竟然把张宏远的儿子,给医好了。

并且,时间不过是才过去了十五分钟而已!

一时之间,周文军对于唐逸飞,只感到越来越看不透,摸不清了。

就在这时,只听见张宏远语气冷冷的说道:

“杨院长,你刚才说的转正,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听说,唐大夫目前的身份,只是你们医院的一名护士。”

张宏远目光如剑,盯着杨德福,一副质问的口气。

唐逸飞知道,张宏远这是看不惯杨德峰的做派,打算替自己出气了。

而听到张宏远如此发问,杨德福顿时浑身一颤,心中暗道事情不妙。

因为,杨德福清楚的记得,唐逸飞的身份,乃是周文军手下的实习医生。

难不成,是这周文军搞的鬼,把唐逸飞给弄到护士站去了?

想到此处,杨德福不由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而此时的周文军,已经是吓得双腿发软,都快要哭出来了,脸上的表情,简直比死了亲爹还要难看。

“周主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唐大夫怎么成了护士了呢?”杨德福强忍着心头怒火,朝周文军逼问道。

“院长,我……。”

周文军额头直冒汗,支支吾吾半天,也没崩出半个屁来。

杨德福看到周文军遮遮掩掩,不敢回答自己的问题,自然便猜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

他娘的,果然是这个周文军干的好事!

要是真得罪了张宏远,那他杨德福可够喝一壶的。

念及此处,杨德福立马火冒三丈,用手指着周文军的鼻子,大声骂道:

“周文军,你丫的干什么吃的,唐大夫医术精湛,竟然被你丫的弄到了护士站,

这样吧,你回去收拾收拾,也去护士站体验一段时间,暂时先不要接诊了。”

杨德福表面上是在惩罚周文军,但实际上,却是在暗中帮他。

毕竟,当着宏远集团老总的面,如果不处理好这件事,那他杨德福估计要吃不了兜着走。

等这件事情一过去,周文军自然便可以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好~我一切都听从杨院长的安排,我这就去护士站帮忙。”

周文进听完杨德福的话后,心里虽有十分憋屈,但也没办法,只好转身准备离开病房。

“等一下~!”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病房中,没有开口说话的唐逸飞,忽然开口了。

唐逸飞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让周文军的心里,猛然一沉。

就连杨院长的脸上,也是一惊,心道:这个小唐大夫,难道对我的处理意见,还不够满意么?

妈蛋的,可千万别再给我出什么难题了啊。

唐逸飞不傻,他看的出来,杨德福虽然惩罚了周文军,把这家伙给踢到了护士站。

但,实际上,却是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而对于周文军的人品,以及医德,唐逸飞早就无法忍受了。

何不趁着这次机会,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