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风停下时,院内已经站满了鬼兵。

墨尘君身形凛凛,立于一众鬼兵之中,眼神沉静的望着那个男人,“苍亓,随我回地府,我定保你一命。”

苍亓。

我默念着他的名字,原来他叫苍亓。

苍亓淡淡的扫视了一周,轻笑道:“你以为去酆都借来魔兵,便是我的对手了?墨尘,不要忘了我昔日的身份。”

“万古战神,天界第一神将,我怎会忘。”

墨尘君沉声道,语气之中满是崇敬与感慨。

万古战神,天界第一神将……

之前苍亓说过,是顾铭用卑鄙的手段,害得他堕入魔道,他才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我猜想过他原本应该是个人物,但我没想到,他竟然是个这么了不起的人物。

昔日万人敬仰的战神,一朝沦为魔道,人人得而诛之,为了苟活,只能躲在人间最黑暗的地方,还真是令人唏嘘。  我在心底轻轻叹息,只听苍亓对墨尘君说道:“如今我已与魔罗元神融合,待我收回三魂,恢复真身,这天上地下,便再也没有我的对手。墨尘,识时务者为

俊杰,不如就此跟着我,待我一统三界,你定是那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他竟然想一统三界……

难怪墨尘君说,魔罗元神一旦现世,三界必会迎来一场浩劫。

苍亓是昔日的战神,本就拥有无上的能力,加上魔罗元神,恐怕真会如他所说那般,天上地下,再也没有他的对手,届时,只怕会天下大乱,生灵涂炭……

我原本不想再管陆家的事,只想去找裴渊替顾铭报仇,就算是死,也要让裴渊陪葬,可现在已经不单单是陆家的事了,苍亓野心勃勃,威胁着三界的安定。  我不过是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一个,既心怀不了天下,也拯救不了苍生,但此时此刻,我知道自己必须留下来,因为魔罗元神的现世,我有着

推脱不开的责任。

一贯冷静的墨尘君,听苍亓这样说,情绪也有了些许波动。  “你堕入魔道,我信你终有一日会脱离魔道归来,你在轮回道中舍弃三魂逃到人间,我信你终有一日会修炼渡劫归来,哪怕知晓你在人间做的恶,我亦信你终

有一日会幡然醒悟,只因你是我最敬重的人。直到此刻,我才突然明白,一切都不过是我的期盼,我所崇敬的万古战神,再无归来的那一日。”

“这世间,早已没有万古战神,只有我魔尊苍亓!你若追随我,我定不会亏待于你,但若你不肯,我便再留不得你!”

“道不同不相为谋,动手吧!”

“既然如此,我断不会手下留情!”

苍亓说罢,将徐小婉推给陆堇桓,转头看了我一眼,便飞身至半空。

释放出体内的邪气与煞气,将整个后院都包围住,而后操控着那些煞气,攻击院内众人。

唯独我,安然无恙,那些邪气与煞气非但没有攻击我,甚至还在保护着我。

我惊讶苍亓对我的保护,心中却是更多对陆堇桓的担忧,我急切的寻找到他的身影。

他小心翼翼的将徐小婉护在怀中,奋力为她挡开所有的伤害。

想到曾经他也这样保护过我,我的眼眶顿时酸涩不已,慌乱的将视线转向在空中打斗的墨尘君和苍亓。

金色咒文包围着苍亓,却丝毫压制不住他,他从容的操控着煞气攻击墨尘君。

墨尘君刚开始还能与苍亓匹敌,后来渐渐的落了下风,只能勉强挡住苍亓的攻击,再也还击之力。

魔兵被煞气控制着,无法去帮助墨尘君,而陆堇桓一心只在徐小婉身上,半点没有要去帮墨尘君的意思。

纵观整个后院,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能帮墨尘君了。

苍亓没有伤害我,我很感激他,但我不能因为他没有伤害我,就对他所做的一切错事置之不理。

天下苍生,三界安定,远比我个人重要。

我凝神静气,以意御剑,操控着飞星剑去攻击苍亓。

飞星剑似乎生来就是煞气的克星,毫无阻力的冲破煞气,刺向苍亓。

苍亓眉心一蹙,抬手挡开飞星剑,不可置信的看向我:“阿颜,你竟帮着别人对付我?”

“你不是说我心中没有天下吗?我现在有了,为了天下苍生,我只能这样做。”我冷声道。

苍亓闻言,却是笑了,“好阿颜,既然你心怀天下,那我便夺了这天下赠予你。”

这个苍亓,简直就是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疯子!

我无奈的皱眉,劝说道:“我不要天下!我只要三界安定,如果你真的如你所说那么喜欢我,你能不能为了我,就此停手?”

苍亓面目严峻,凛声道:“停手便是要我把命交出去任人宰割,阿颜,我绝不!”

我忙道:“不会的,墨尘君说过,只要你和他去地府,他一定保你一命。”

“呵……”

苍亓轻笑一声,道:“保下我的命,而后永生永世将我封印的玄冥冰池?阿颜,你不知失去自由的痛苦,亦不知绝望的滋味,你才能说的这般轻巧。”

“……”

我忽然语塞。

我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