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凌空虚摁,一面精巧的巴掌大小的阵法浮现,旋转的纹路闪烁着淡淡的湛蓝光晕。

秀暖莹乌黑的眸子染上一丝蓝色,很快就消失不见。不久,她面向西方,眼中带着玩味。

结果不出她所料,那些人并没有将人带走太远,不过躲藏的地方很有趣,竟然可以逃避她的神识追踪!只是追踪术法和神识不一样,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

想到这里,秀暖莹赶忙召唤出飞剑,若是去得晚了,说不定那些人也就没命了。

不过还没离开多远,她只觉得脊背传来一阵冰凉之感,直觉告诉她,周围有埋伏!刚刚冒出这个念头,数把飞剑从四面八方射向她,携带着不同的色彩,划破昏暗的天际。

“何方宵小,滚出来!”秀暖莹直接双手合十,念了句术法咒语,周身升起数面光盾,将飞剑剑尖挡下。只听空中传来一声声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飞剑尽数被弹飞。

既然偷袭不成,表明这些人都已经暴露,躲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五个修士周身的空气微微扭曲,露出真容,隐身符失去效用。

这几个修士……是之前路过的修士?为何要攻击自己?

“几位道友,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二话不说下杀手,这未免太过失礼了吧?”秀暖莹保持脸上的镇定神情,但心中已经算计开来,“还是说,那几个村落是你们下得杀手?”

“哼,我们几个想要杀人,还需要理由?你若是要理由,大爷也大发慈悲告诉你。”说话的修士是个尖嘴猴腮的男修,身穿一袭黑色长袍,声音尖锐,“嘿嘿嘿,理由就是没有理由!”

“大师兄,何必和这么一个小丫头磨叽,先杀了她,再去找法华宗的那只小秃驴。”站在男修旁边的是一个红裳女修,容貌艳丽,身材更是丰满,不过眼中却泛着让人胆寒的冷意。

法华宗的小秃驴?

听到这个词,秀暖莹下意识想到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湛远小师傅。只是法华宗弟子无数,这些人要杀的未必是湛远,而且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更应该去想如何度过此次难关。

“说的也是,呵呵,若是你这丫头乖乖待在原地不懂,大爷几个也未必要你的小命。如今……呵呵呵,当真是对不住了!”那男人说罢,一手捏了法诀,手中飞剑又开始生龙活虎。

“如此一来,今天这一仗是不得不打了……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遇见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呵呵,既然你们主动招惹,这几条人命,收下了!”

秀暖莹暗暗观察几人的实力,最强的也就开光中期,最弱的是筑基大圆满,虽然实力和自己相差无几,但这些人看着就是老江湖,战斗经验绝对不少。

倘若放在同一层次,她只是普通开光初期修士,今日还真是必死无疑。

不过作为一名有着底牌的重修之人,若是败在这些人手上,她还有什么颜面谈重修大道!

五对一,看似是秀暖莹落于下风,但她并不弱势。手腕一抖,三尺青峰长剑握于手中,剑身发出清脆嗡鸣声,似乎和主人心意相连,恨不得立刻饮血三升。

其中一人冷笑一声,单手熟练无比地捏了法诀,倏地狂风大作,另一人配合默契无间,瞬间施展出火系术法,狂风夹杂着火势,铺天盖地袭向秀暖莹,似乎要将她彻底燃尽。

“不自量力!”秀暖莹干脆祭出九九玄天剑阵,只见她脚下倏地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圆形阵法,无数光芒组成复杂纹路,凌冽剑气肆意冲天,带着一股锐利之气,恍若一柄巨剑将那夹杂着火焰的狂风劈成两半,刺人肌肤的剑意萦绕不息。

“九九归一,去!”剑咒刚歇,周身剑阵受她引动,光点混杂着剑意,迅速凝聚成九柄实质性的巨剑,分别列于四周,彼此交织凝聚,形成一个巨大而完整的剑阵,进可攻退可守。

这是天机门藏书阁中的九九玄天剑阵,威力强大无比。当然,如今她施展出来的只是一个假把式,徒有外表,不复实质,连九剑都是催动自身灵力和剑意融合而成的虚影。

她如今不过是开光期修士,虽然有大乘期的神识辅助,但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十分不错。

若是她实力再强一些,或者集齐九把法器长剑,届时再施展九九玄天剑阵,那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当然,若是地仙实力的她施展这个剑阵,瞬间横扫整个修真界!

“这、这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是失传的上古剑阵?”见秀暖莹轻而易举击碎他们的合击,几人内心皆是骇然,细看她脚下的剑阵,又觉得玄妙无比,一时间升起无尽贪婪。

他们当然知道秀暖莹不过是开光初期修士,但却能以一人之力匹敌他们五人,想来这个问题就出在这个玄奥的剑阵之上!

若是他们学了,再配合默契无间的合击,威力肯定比那个小丫头施展出来的更加强大!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更加火热两分。

尖嘴猴腮的男修说道,“哼,小丫头,你要是说出这剑阵如何施展,我们兄弟姐妹几个,说不定能大发慈悲放你一马。若是不从,身死道消,你可要想好了……”

“就是啊,你一个施展这种剑阵,一击之后就该力竭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