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大半年后,傅廷川和姜窕在巴厘岛宝格丽度假村举行了婚礼。

很低调的婚礼,只邀请了双方亲友,鲜有媒体放行,连代言都没接一个。

说低调,但傅廷川本人对这场婚礼的布置却是极为用心,且不说自费为爱妻亲自挑选定制的千万珠宝和婚纱,光是整个教堂的花艺就已经豪掷千金——

特意请来顶级法国匠师,精心打造了一座由粉白英伦玫瑰构架而成的梦幻水上庄园。

有提前得知消息的媒体致电询问经纪人陈女士,为什么平时……看上去一向省吃俭用(……)的傅老干部,突然这么地豪气冲天……

经纪人随意答道:啊……这个啊,他说有了想花钱的人,只担心不能给她最好的。

这段电话内容被各大八卦营销号分享出来,并给傅廷川冠上“宠妻狂魔”的名号。

群众们更是咬牙切齿,纷纷大呼还能不能好好刷微博了为什么强行给我们喂这种狗粮??

除此之外,他们的伴手礼也显得别具一格。

每一只礼盒里边,除去明星结婚惯有的甜品、香水,均装有一只精致的木梳。

是傅廷川根据姜窕的微博大号头像,她亲笔绘制的那只水彩木梳所定制而成的成品,与原图几乎一致,桃木质地,水蓝色的同心结,意义非常。

有明星好友将礼盒po在微博,下面粉丝都在嚎叫,天啊啊啊傅叔真的有心啊啊啊。

已经快两个月没更新的姜窕大小号微博,自然也遭到了网友的评论轰炸。

最后一条分享的su□□u渐变腮红下面,是这样的留言……

“祝99!”

“我也要用新娘子同款腮红QAQ!”

“傅嫂这么久不更博,是不是忙结婚去辣?”

“好嫉妒哦,嫉妒你拥有了世界最好的男人。”

“傅嫂办个结婚礼盒抽奖好不好!我也好想假装去过你俩的婚礼现场呢。”

……

……

所以,我们这么久没更博的傅嫂,是不是真的在忙结婚呢?

No,

并没有,

她已经怀孕两月有余,孕吐严重,傅廷川什么事都不准她操心。

他推掉了不少工作,每天在家和傅母抢着照顾姜窕。

初为人父,年近四十的傅廷川就像一个仅凭满腔热情就无脑冲的大男孩子,生怕怠慢了自家夫人。

傅母嫌弃他碍手碍脚,让他滚边儿去,他也还是死乞白赖,腆着脸在一旁和妈妈专心致志地学。

“天啊,妻奴啊,没眼看啊……”

偶尔来探望两口子,哦不对,应该是一家三口的徐彻,每次都会扶额捶墙,油然而生如斯感慨。

「谁都别打扰我孕育生命」

——这是接近一米九的大男人傅廷川,有段时间的朋友圈状态……

微信里面的好友兼各大导演、制片:???

有时连姜窕都会烦他,烦他整天小心翼翼,恨不能天天把她捧在手心里的样子,太夸张了。

她吐槽过傅廷川:“至于吗?”

在一旁煲汤等着邀功的男人:“不至于吗?”

夜深人静,傅廷川轻轻地,搂着怀里的女人,手掌也不敢用一点力量地贴着她肚子。

隔着一层柔薄的睡衣,手心是女人身体的温度,很暖。

他低了低头,靠到她耳根,呼吸微热,小声说:“我能听到他心跳。”

姜窕失笑:“怎么可能,才多大啊?是你自己的心跳吧。”

傅廷川耍赖皮:“就是能听到,我和小孩心有灵犀。”

姜窕拉住他手,问:“你觉得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傅廷川与她双手交握,把脸心埋到女人肩窝,鼻端是她身上清淡而干净的馨香:“不在意,都好。”

姜窕又问:“像我还是像你?”

傅廷川语气愈发舒适:“随便,都好看。”

“性格呢。”

“像我吧。”

姜窕好奇:“为什么?我性格不好吗?”

拇指指腹在爱妻手背上摩挲,傅廷川答道:“像我,要像我一样爱你。”

这一下,姜窕忍俊不禁,笑出了声:“就你会说。”

等候生命降生的过程是新鲜而美好的,后几个月,傅廷川和姜窕亲自去国外挑选了婴儿床,小衣服小裤子,各种新生儿必须品。  在德国旅游的国内游客,曾在商场偷拍到他俩,姜窕肚子已经蛮大的了,她理了短发,素面朝天的样子像一朵清洁的茶花,傅廷川则人高马大,顶着那张不

输欧美人的英俊面庞,寸步不离紧跟娇妻。  路人偷拍的短视频里,他们似乎在一家私人花店停留片晌,傅廷川也许一时兴起,和老板买了枝小蔷薇,掐下花头,就那么别在姜窕鬓边,别完就自己鼓起

掌来,可能嘴里还念念有词大夸妻子好美好美,姜窕则是羞恼地把花取下来,气汹汹架回男人一边耳朵上,花店老板就瞧着他们小两口,笑得乐不可支。

这段颇为模糊的视频被搬到了微博……

网络上当然又是哀鸿遍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