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年轻的烧烤铺老板娘把几盘烤串儿端上了桌。

羊肉,中翅,鸡尖,鸡腿,脆骨,牛扒……样样齐。撒上辣粉和孜然,冲鼻喷香,简直是对味蕾的极致刺激。

她笑眯眯地招呼着:“大明星们先吃肉啊。”

“哎!谢谢老板娘!”导演和她相熟,每回到唐城拍戏,都会来这家店大快朵颐,顺带照顾生意。

等老板娘一一摆好盘,佟导开起玩笑,调动气氛:“大家抓紧吃啊,别跟我客气哦,我和这家熟得很,有回扣拿呢。”

“你出钱请客!再从自己的钱里拿一部分回扣?”隔壁桌有人驳道。

“你管我,有钱,愿意!”佟导傲娇地哼唧。

哄堂大笑。

姜窕运气不错,她最爱吃的烤羊脆骨刚巧摆在她和徐彻跟前。

徐彻是个馋猫子,伸手就去捏串儿,一边招唤姜窕:“姜老师,你也吃啊。”

姜窕微笑颔首,打算多拿几根下来,给傅廷川。他这人看着矜骄得很,也不知道吃不吃的惯这些东西。

嗷!刚烤好的东西,铁钎子还烫得很,徐彻如蜂蜇一般,倏地收回手。

傅廷川眼帘微掀,留意到自己助理的动静,接着,姜窕的手……好像也要去碰那个铁钎子了。

女人的小臂忽然被轻轻格开。

姜窕讶然地回过头,就见傅廷川眉头紧锁,平稳地提醒:

“烫手,别碰。”

他有一把好声线,淌进热乎乎油腻腻的屋子里,宛如一泉清流。

美食当前,唾手可得,结果半路杀出个傅咬金不让她得手,姜窕不由有点落寞,烤串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要趁热吃呀……

想是这么想,但她嘴上还是,谢谢,我会当心的。

身为科班出身的金马影帝,傅廷川自然能立刻解读出女人的那些微表情。

他眉心舒展,把姜窕的那只白瓷盘拉到自己面前。

然后,他从公盘里取出几串,放自己盘子里,抽纸巾,将羊脆骨串子当头尾端的碳迹部拭去。

男人左手拿串,右手执箸,一根接一根地夹紧,自上而下,将铁钎子上头的脆骨尽数剥离,纷纷簇簇掉落在姜窕的碟子里。

最后,满载羊脆骨的瓷盘被推了回去。傅廷川方才搁下筷子,换酒杯,长睫微敛,淡定地小抿一口。

动作可谓是流畅无比,一挥而就。

桌:“……”

姜窕:“……”

徐彻向傅廷川狂飞眼刀,每一柄的名字都叫作“我日尼玛你吗比的就不能克制下自己啊”,确认只会收到对方的冷漠侧脸后,他赶紧笑呵呵圆场:“哈哈哈,我们老傅这人,就是特别宠自己粉丝!老这个样子,我们都搞不懂诶。”

傅廷川关爱粉丝,在圈里是闻名遐迩,大家这么一听,也就理解了。

佟导啧啧声,叹为观止:“傅老师,牛逼啊!我第一次看见男人能怜香惜玉到这种地步!难怪那么多小姑娘都迷你!”

傅廷川勾唇一笑,很官方地假公济私:“关心是应该的,毕竟对我们演员来说,粉丝态度就是民意。”

此话一出,登时满桌赞同,其乐融融,氛围又回归原点。

姜窕一颗一颗地夹着羊脆骨,送进嘴里,嚼得咯嘣咯嘣。

傅廷川对粉丝好,她一直是清楚的,但她没想到他会对她们体贴到这种地步,简直男友力x。

他那般专心细致的样子,映在她心间,就好像那儿燃起一盆炭火,炙烤着她的脸,又红又热。

**

酒足饭饱,大家停在门口道别,打算各自回去。

姜窕和傅、徐二人站在一块,垫脚找着自己组的人。

徐彻拍拍她肩后,问:“姜老师,你怎么走啊?”

姜窕回头:“啊,我找我师父呢,搭他的顺风车。”

徐彻扬起眉毛,提议:“不如跟我们车走好了,和坐袁样的车也没差别,反正都是回酒店。”

“你们方便吗?”姜窕抬眼去看傅廷川。

男人始终沉默着,平视前方,神色似山巅薄雪,有些不可亲。

“肯定方便啊,我们那么大车,就我们两个!”徐彻从兜里取出车钥匙,圈在食指上,晃晃悠悠:“我去停车场取车,你们就走到路口等我。”

他指向某处:“喏,就那儿。”

“行,”姜窕应下来:“先谢谢你了。”

“没事。”徐彻爽快地回。钥匙穿击打出清脆的声响,他转身就走。

“走吧。”傅廷川此刻才开口,迈开长腿,下了路牙。

姜窕匆忙过去,自然而匀速地跟在他身侧。就像那晚一样,影子是平行的,挨靠着的。

傅廷川高她许多,稍微低头便能将女人的样子尽纳眼底。她今天穿着一身灰色运动衫,头发扎成小小圆圆的揪,似乎就是那种叫……丸子头的?反正整个人显得青春朝气,像个十七八的女学生。

她两只手都揣在上衣口袋里,这个无意识的动作,让傅廷川自在了许多。

至少,不用再因为憋不住看她的手,东想西想瞎几把脑补了。

二人间实在太过沉闷,姜窕决定打破,她蓦地唤他:“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