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面面黑墙落下去之后,绵绵等人的视线豁然开朗,一栋栋黑色的平房落入众人眼中,众人都有些呆,这根本不像是仙界的遗迹,反而像……

像以前她在电视上看过的平民窟……绵绵心里想着。

难道仙界也有平民窟?这么破烂拥挤的地方,估计不用仙界大战,那些要面子的神仙也会想办法把它踹下来吧!

“啊!!”一声尖锐的叫声拉回绵绵的思绪,绵绵回过头就见林柔不管不顾躲在舒云的身后,连舒云身上的威压都顾不得了,舒云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顺着她们的视线望

去,剩下的几个人脸色也变得凝重。他们刚刚跨出那迷宫的区域,走在前面的几人因为被那一栋栋的平房吸引了视线都没有发现,只有走在最后的林柔因为心里气愤,无意间回了一次头,却被眼前

的景象吓了一跳。

不光是她,就连一向喜行不漏于色的蓝沐言脸上都露出一丝惊诧。那是怎样一幅景象啊,黑色的城墙轮廓在地面上留下一道一道的黑色线条,这这些线条里面,无数具尸首堆放在里面,有已经化成白骨的,也有新鲜的还正在腐

烂的,只是大体一看,就知道这数量不下几千具,它们的周围闪着绿色的荧光和缠绕着阴冷的阴魂,让人觉得这真的不下一个地狱。

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这么个环境里呆了将近十天的时间!绵绵紧紧的捂着嘴巴,心里强烈的恶心感让她此时的大脑一片空白,生怕一放下手就吐了出来。旁边伸出一只胳膊将她揽入怀里,一股青竹般的清淡香味映入鼻

息,压抑在胸口处的沉闷和恶心慢慢的平复下来,便将整个脑袋都埋在蓝沐言的怀里,再也不愿看一眼身后的那一幕惨景。

而林柔和舒云在惊吓以后已经趴在一边狂吐了,秦玉在舒云的身边轻柔的帮她拍背,见她吐的差不多了就递给她一壶水,舒云心里微暖,露出一丝微弱的笑容。

而林柔那里就没有这个好待遇了,看了看舒云和绵绵,心里恨极却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只是自己安静的站在一边,掏出一壶水来喝了几口。

“走吧。”蓝沐言淡淡的扫了一眼眼前的情景,揽着绵绵朝前走去。

李青到底是见过一些场面的,在一丝惊讶过后就平静了下来,招呼那三人跟上也赶紧的随着蓝沐言走了。虽然眼前的建筑物跟印象中的仙界遗迹有些不太一样,但是能被这么厉害的阵法保护的,里面总归有什么厉害的东西吧?李青四人都不愿落于人后,失了跟宝物

相见的机会,所以尽管舒云和林柔的胃里还不太舒服,但也顾不得调息抬脚跟了过去。

在迷宫的时候还不觉得,几人离着那些建筑物越近,灼热感越是浓烈,走到最后,就连最不易出汗的两个金丹修士脑门上都冒出了一层细汗。

因为有凤凰冰焰加身,绵绵对着炎热倒不是很在乎,只是身边的蓝沐言是冰系灵根,最不喜热,要不是他的修为颇高,恐怕要比修为最低的林柔还要狼狈。

绵绵伸手拉住蓝沐言,运转凤凰冰焰,用寒气将两人都包裹了起来。蓝沐言原本以后绵绵突然拉住他的手是有什么意外发生,下意识的警觉起来,谁知一股清凉突然将他整个人笼罩起来,刚刚的灼热烦躁之感也蓦地消失的无影无

踪,往旁边看去,只见那女孩儿朝他悄悄的眨了眨眼睛,心里顿时软和一片。越是接近,温度越高,等走到最近的一栋平房,除了蓝沐言和绵绵,其余几人的汗水都已经湿透了衣裳,就连金丹期的李青,脑门上的汗珠都已经成水珠状的往

下滴了,看到一边的蓝沐言和绵绵一身的干爽,心下惊奇,再看两人之间拉的手,心里已经不知道是转了几转。既然已经到了,自然要看一看,这栋平房是背对着他们的,几人便擦了擦汗水饶了个圈,来到平房的前面,这才看清这平房的貌,这平房是由三面墙壁一面铁

栅栏组成,里面的物件不多,除了一张石床和一些破破烂烂的铁链干草,再无其它……

这感觉怎么这么像关押囚犯的牢笼?

众人心里狐疑,也顾不得酷热,分头快速略过周围的几十栋平房,回来之后脸上都有些难看,果然周围都是这样的情况,有的里面还有一两架白骨……

这妥妥的就是一座监狱啊!绵绵已经有些了解那块几十米的白玉石碑上刻的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了,无非就是‘监牢重地闲人免进啥’的了,妈妈的,回去一定要丰富自己的学识,多认几个字

儿,下次碰到这么块石碑,要是能看懂上面的字,她肯定转头就走……

谁家会在监狱里面藏宝物啊!她也明白为什么那地图上的解释那么详细了,肯定是里面某位想要被营救的倒霉鬼发出去的,要不是这迷宫一关太难过,估计早八百年就出去了吧,看看那些修

士的数量和作古年限就知道了,一千年以来,这货没闲着啊!

虽然绵绵此时非常想要立刻回头,但是费了这么番周折,不去见见这个倒霉鬼,她心里又有些不甘……总得见个面问声好然后再跟他说声再见才行啊!

显然李青几人心里也是不甘的,李青觉得这里的天气这么反常,很有可能会有一些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