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厢一行六人又开始了继续闯关,那厢在云雾弥漫的清莲山上,清莲尊者独自坐在清莲殿里,深邃的眼神幽幽的看向漫无天际的虚空,嘴里喃喃道,“你也终于

忍不住要出来了吗?”

清莲殿里寂静一片,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在空荡荡的宫殿里久久回荡。

“罢了,终是我对你不住,该还的总是要还的。”

“曜日……只是希望这一千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你冷静下来想清楚了。”如果说皓月是那天上的月亮,清冷而又缥缈,那曜日便是那空中的太阳,热情而又温暖,可是不知什么时候,月亮依旧清冷依旧缥缈不可追,而这太阳的光芒却日益刺眼,热情温暖变得炽热难忍,从那时候起,一切都变了,他变了,青竹变了,就连最难改变的皓月也开始变了,清冷缥缈变得冷漠霸道,清风出尘变得黑

心爱财,就连他,也变得随性洒脱,他们的性格越来越突出,越来越不受管束,他们之间的矛盾也是越来越尖锐。

仙界容不下如此多的个性神仙,也不能容下。

他们生来就是掌管仙界的仙尊,容不得一丝差错。

可是他们活的太过肆意,完忘记了天地法则的无情,它既然能让你诞生,自然也能让你毁掉。

一场仙界浩劫,一场虐恋情深,让他们这几人终于该囚的囚,该死的死,该痛苦的痛苦……

与其说霓凰是导火索,不如说霓凰只是天地法则要惩罚他们的一个无辜的棋子罢了。

他一个人静静的呆在这清莲山一千年,早就已经看透了一切,却还是忍不住的迁怒皓月和青冥,明明知道他也是其中的一个罪魁祸首……

如果他没有那么随性……

如果他能够及时的阻止……

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后果已经造成,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本分。

所以……他会是她的师傅,生生世世都是她的师傅,只要他们都维护好自己的表面,她就是安的……

只要她能在他眼前好好的活着,可以说话,可以微笑,可以调皮,甚至是闯祸,怎么都是好的……

如果爱一个人的后果是那个人不得好死,那么他宁愿亲自将那身枷锁套在身上,自己默默的忍受这无限的孤寂和爱而不得的痛苦。

‘清莲,你看,这是你最喜欢的梧桐树,我特意从青竹的宫里移来的,你喜欢吗?’

‘喜欢,自然喜欢。’

清莲淡淡一笑,心里的苦涩却怎么都抑制不住,心脏处隐隐传来的痛楚,让清莲忍不住伸手捂住。“其实,我喜欢的……是栖在梧桐上的凤凰啊。”